logo
搜索
搜索
新闻资讯
中金基业集团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
/
徐庆平在徐悲鸿120周年纪念活动中的发言

徐庆平在徐悲鸿120周年纪念活动中的发言

  • 分类:行业聚焦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8-11 21:1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今天来到这样一个非常令我感动的一个会场,因为今天的纪念活动很特别,不同于以往的我参加的各种活动,他提现了我们国家在一个新时代,他的艺术的发展,我想如果我父亲天上有知的话,他是最感到欣慰的。

徐庆平在徐悲鸿120周年纪念活动中的发言

【概要描述】  今天来到这样一个非常令我感动的一个会场,因为今天的纪念活动很特别,不同于以往的我参加的各种活动,他提现了我们国家在一个新时代,他的艺术的发展,我想如果我父亲天上有知的话,他是最感到欣慰的。

  • 分类:行业聚焦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8-11 21:18
  • 访问量:
详情

  今天来到这样一个非常令我感动的一个会场,因为今天的纪念活动很特别,不同于以往的我参加的各种活动,他提现了我们国家在一个新时代,他的艺术的发展,我想如果我父亲天上有知的话,他是最感到欣慰的。

  前不久我们在人大会堂举行的一个座谈会上和大家一起纪念他,最后发言的时候我用了我父亲经常在赞美一个东西的时候,他最愿意用的两个词:“一个就是欢喜,一个就是赞叹”。

  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真的是中华民族苦难深重的时代,中国那个时代真正画画艺术的没落也到了极点,那个时候真正能够画出人的画家已经不到5%,95%以上的画家都不会画人,大量的艺术作品都是抄袭古人,古人这一笔是这么画的,那我也这么画,所以画的所有的山水,用他的话讲都是人造自然山水,没有任何生动之处,人物也没有表情的没有准确结构的。

  中国艺术在那个时候真的是走到了很没落很危险的地步,我们可以看到他为什么一生用那么长的时间那么大的精力致力于艺术教育,这时他知道给他的学生讲中国那么大一个国家,出几个好的画家,这个不是难事,但是难的是提高我们整个民族的审美能力和艺术审美的水平,所以他一生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上面了,他的画始终是穷造化之奇,探人生究竟,用他的话来讲:“探索大自然中间的万物奇美之处和探讨人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一个艺术家追求真理、广博知识的过程,所以我们看到他的作品是别开生面的,比如我们刚才看到的这幅奔马创作于抗战最艰苦的时代,那个时候日本人第二次进犯长沙,我父亲他正在新加坡、槟城、马来西亚举办画展,全部作品都捐献给抗战,主要是给那些阵亡的将士遗骨和流离失所的难民,我在新加坡的时候当时参加过这些画展的一些老人告诉我,当时他很多的画作上面都贴了四五个红纸条,也就是说当时已经有四五个人都喜欢这张画,都想买这张画,那么他为了给抗战筹到这些钱,他就当场再画四五张,马上把它们挂好,给这些喜爱的人,所以他的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达到了艺术的升华,也凝聚着画家对祖国对人民对艺术的那种一往情深。

  那种视艺术为至高无上的为人类最高的创造的这样的一种精神,也就是在这种精神上他是对艺术是非常精益求精的,咱们政协有一位都知道郭鹤年先生,郭鹤年先生亲口告诉我,他当时在新加坡那个时候他是十岁的小孩,我父亲住在他们家里面,他经常每天帮着给我父亲抻纸呀、磨个墨呀,坐在旁边看呀,我父亲每天下午黄昏的时候都要把当天自己觉得画的不好的画,拿出去自己亲手烧掉就在他们家的花园里面,他说他亲眼看到我父亲烧掉的作品不下一千幅,而他那会太小不懂事,那会他要拿出去一些肯定不知道,所以这些作品我想正是因为他们包含着一个画家对艺术的求真、求美的这样的追求,那种严肃的认真的工作态度,所以才能够流传至今,为人们所喜爱。

  今天我们看到中艺金像首创了在黄金上面复制出艺术画作这样一种前所未有的技术,刚才许嘉璐会长他讲的非常好,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从艺术的角度我今天感到非常喜悦,因为在我的印象里面黄金总是和雍容华贵联系在一起的金光闪闪,而中国的国画是一种非常飘逸的非常雅致的这样的一种趣味。

  我就是简直不能相信竟然我们现在能够把黄金上的画做的这么飘逸、雅致,这个完全是两个审美而很巧妙地在今天实现了,这真的是令人感到欢喜和赞叹的,我想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父亲他特别喜欢使用灰颜色的纸,他在画素描的时候在法国从来就是使用一种叫“安格尔”牌的图画纸,这种纸是灰颜色的,他画人体画的非常快,一般就是一个小时或是几个小时就能完成一幅特别具体特别深入的艺术画作,他使用了一种非常高明的办法,就是在画上面省点一个灰的层次,然后最后呢在上面加一点白粉,把它的最高光的地方有高光的最突出的地方加一点白粉,这样全画非常富有生命力,特别是它的大气蓬勃的这种效果特别强烈,所以他后来在回国以后这是他喜欢用灰纸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他对绘画材料特别的讲究,他生活特别朴素。

  我小时候我们家吃饭从来没吃过纯白米饭,一定是和小米一块蒸的,因为这样便宜,张大千到我们家去吃饭这种美食家到我们家里吃的饭就是白菜汤,我父亲他穿的所有的皮鞋、西装全部都是在东单的旧货摊上买的,从来没穿过新皮鞋,可是他在使用绘画材料上面绝对是世界最好的。

  我们在修复他的油画的时候请了一位法国国家博物馆的修画专家一位女士,她后来给我讲说:“她刚来修他的画的时候,她没有把握,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任务”,后来她说她一修起来她发现徐悲鸿使用的绘画材料和绘画技巧全部都是法国大师级的,和法国大师可以相提并论,所以她很容易就把它修好。

  我父亲他使用的国画材料,他的纸张现在还有几幅,他取过用过的纸,他以前有一个习惯,画中国画绝不用新纸,绝不用素墨,墨汁就根本不会考虑的,所以你现在有的拿到我这来鉴定他的画作,这画作不用都打开,打开一寸就行了,看看那个纸看看里的墨是用的什么墨,不用看画就已经知道这张画是不是真的了,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从来不用新纸使用的纸都是10年以上的旧纸,他睡觉的那个房间里面一个壁柜从下面到上面几尺高全部是旧纸,他保存的旧纸,如果大家会画画的同志会知道旧纸上面画画就像在丝绸上面画画一样,新纸上画画就像在铁片上画画一样,所以他的麻袋的纸用的全部都是那种发灰暗的那种旧纸,上面他打开墨以后用白粉提两边高光,墙面特别具有那种感染力、大气蓬勃,所以他的这种特殊的技巧和这个黄金它本身的的颜色结合在一起了,就是它不是在一张白纸上面印刷而是在一个带有底色的这样一个灰层次上面去印刷,和他的作画的习惯非常吻合,所以才能够达到及雍容华贵又富有趣味的这样的一种独特的艺术效果,所以我想今天一定要向中艺金像表示我们的衷心的感谢和敬意。

  最后我想在这感谢一下各位来宾,今天来的许多是我们政协的领导、还有很多老将军、很多文联、美协方方面面的领导,同时还有很多美术界的非常德高望重的人士。

  刚才我们还没有介绍戴泽老师,现在中央美术学院年龄最大的教授,他今年93岁他还专门今天来参加这个会议,另外还有很多科技界的和文化界的媒体界的方方面面的人士,各位朋友在我父亲已经去世60周年的今天,大家专门专注请来参加纪念他的活动,我想他如果能够看到今天我们国家的文化艺术的这种繁荣,看到现在有这麽多的朋友们喜爱艺术喜爱他的画他会感到无比的兴奋和自豪!谢谢大家!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西里住邦2000商务中心4号楼11层
电话:85869159/69

Copyright Reserved © 2009-2020 中金基业集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198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